ETtoday寵物雲

也許牠們本來就在那裡了! 何謂入侵?何謂干擾?

▲美國灰熊彈鋼琴。(圖/翻攝自YouTube/King Viral)
▲全球暖化造成越來越多熊入侵民宅的案例,今年比去年多了四千多件。(圖/翻攝自YouTube/King Viral)


動物當代思潮/黃宗潔主講

長期以來,自然的位置是抽象的、概念化的自然。我們希望「動物待在牠本來的地方就好」,可是所謂「本來」是哪裡?對我們來說並不重要,我們需要的時候,就會自己去「親近自然」,至於親近的遊戲規則也是由人來訂,若不在此規則內,我們就會將其視為入侵者,是「失序的介入」

Canadian Guy Asks Bears Politely To Leave His Garden

The most Canadian way to get rid of bears ever


失序的介入有好幾種狀況。例如近幾年加拿大與美國常遇到的情況,就是熊的入侵民宅。因為冬天冷得晚,於是春天較往常更冷,惡性循環的結果,食物成熟得慢,熊只好跑到人的環境來,所以有越來越多人熊衝突的通報,今年又比去年多了四千多件的案例。

有時所謂的介入,並不需要真的「闖入你家」。動物只要在不適當時間、進入不適當地點,就會被當成需要被移除的入侵者

這是香港動保史上具有轉折意義、很重要的一個例子。有隻村民養的小狗闖入港鐵上水站,等車的民眾很想把牠抱上來,但港鐵怕出事,不願讓民眾自行救援,結果處理方式竟然是放一個板凳到鐵軌上,指望狗會自己跳上來,更關鍵的是港鐵只給了職員六分鐘的救援時間,列車就恢復通行,所以這隻狗後來就被撞死了。

這件事引起民眾大量反彈,覺得港鐵處理很粗糙,但當地作家韓麗珠寫了一篇文章,在這起事件的背後提醒我們:

只有在職責和「正常運作」大於一切的情況下,而群體又把責任攤分,活生生的性命才會成為「異物」,必須把牠從路軌上剷除。「異物」的出現並不是因為人們變得鐵石心腸,而是人和人之間,人和外界之間的連結愈來愈薄弱。清晨的鳥鳴、山上的猴子、流浪貓狗、蚊子、樹、草、露宿者、低下階層、吵鬧的孩子、反叛的年輕人、示威者、雙失青年、不夠漂亮的女人、性小眾、意見不同的人……才會逐一成為「異物」,給逐離和排擠。

我覺得韓麗珠提到一個重點,就是連結的薄弱,或可說是連結的斷裂,是造成人與動物越來越多衝突的一個理由。今天表面看來不管狗也好、熊也好,看似闖入了錯誤的地方,但事實上牠們跨越的,是隱形的心理界線
 

▲夜鷹惹議:許多民眾覺得市政府怎麼帶頭對動物不友善?

什麼是入侵?什麼是干擾?都是我們主觀的定義,是我們生活遭到威脅、不便,不同標準下產生的一個結果。

以台中這起爭議為例,夜鷹繁殖期,很多民眾覺得很吵,於是市長林佳龍在臉書上寫著:

最近,你是否與我一樣,常在夜間聽到夜鷹的鳴叫聲呢?有人被吵得整夜難眠而向市府投訴,為此市府最近會加強學校、機關頂樓的清理,避免夜鷹駐築巢,擾人清夢,而市府農業局也公布一些小「撇步」,防止夜鷹入住你家!

想不到貼文公開之後,許多民眾覺得市政府怎麼帶頭表現對動物的不友善?夜鷹的繁殖時間其實很短等等。

這樣的爭議,一方面讓我們看到有友善動物觀念的民眾比我們想像還要來得多,但不可諱言,投訴的人也確實存在,他們也是社會一部分的聲音。這樣的差異讓我們看到,什麼是干擾?真的因人而異。 這幾年我常看到關於青蛙的投訴,這個新聞說:

青蛙的叫聲也會吵到讓人睡不著覺嗎?新北市蘆洲國中旁一處民宅,這3年來幾乎只要一到四、五月份就會被投訴從他們家傳出來的蛙叫聲好吵,動保處人員和警察三不五時就上門了解,這幾個月來上門10多次;但住戶也好無奈,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養過青蛙,是牠們自己跳進池塘的

 ▲貢德氏赤蛙(圖/台北市立動物園)
▲貢德氏赤蛙資料照。(圖/台北市立動物園)

最有趣是後面這句,住戶也覺得很無辜。但也讓我們發現,自然在我們城市生活中,很弔詭地變成一種「不自然」,過去生活裡這些理所當然的存在,在城市文明被當成一種乾淨、秩序的邏輯底下,我們對自然的容忍度不斷的下降,對入侵的標準與情緒反應也跟過去的人不同。

到了今天,我們可能連看到一隻蟑螂都無法忍受,可是回頭想,也許牠們「本來就在那裡」了,只是我們沒有看到而已。像我自己,有時遇到蟑螂就會很阿Q的想,在牠遇到我之前,也許已經在我房間生活很久,我只要躲起來,牠可能不久也會去躲起來,各自躲好之後,我們就可以繼續相安無事一陣子。(待續)

★本文由「動物當代思潮」提供,詳細精彩內容,請看《牠鄉何處?城市‧動物與文學》。

▼更多精彩影音

關鍵字: 牠鄉何處動物當代思潮黃宗潔港鐵黃狗上水站韓麗珠夜鷹友善動物林佳龍青蛙蟑螂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新影片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