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寵物雲

零安樂變「無期徒刑」? 《十二夜》導演Raye哽咽自責

▲Raye在座談會中談「零安樂」不禁落淚。(圖/阿原提供)

記者李依融/採訪報導

全台的公立收容所將在2017年實行「零安樂」,這個被視為「十二夜條款」的新法卻讓紀錄片《十二夜》的導演Raye激動又自責「我是不是害了在收容所的毛小孩?」她希望所有的貓狗都能夠有尊嚴地活著,然而政府祭出「零安樂」卻沒有足夠的配套措施,不禁令她擔憂「爆滿的收容所簡直像是無期徒刑」。

Raye參加由阿原與天下雜誌共同舉辦的「從我到我們」生命平等講座時提到,全台的39間收容所最多只能容納6千隻狗,每年有10多萬隻浪浪被安樂死,顯然收容所沒有辦法無限擴充,但是流浪動物的數量卻越來越多,問題的根本還是「棄養」,令人心痛的是,會有這麼多流浪狗並不是因為「不愛狗」,而是因為「台灣人太愛狗了」。

▲Raye認為,台灣流浪狗這麼多的原因是因為「太愛狗了」。(圖/資料畫面)

Raye解釋,如果人們不愛狗,就不會想養狗,自然就不會棄養,「現在路上這麼多浪浪,很大的原因是大家愛狗養狗,卻沒有盡到飼主的責任,任意放養或是遺棄。」她曾經在收容所看過很多柴犬、哈士奇,「柴犬很忠心,一生只認一個主人,如果被丟掉了,情緒會很暴躁,不吃不喝;哈士奇是這麼漂亮的狗,卻可憐兮兮地窩在收容所裡。」講到這些「寵物」的悲慘,Raye不禁哽咽紅了眼眶。

紀錄片《十二夜》上映後獲得廣大的迴響,2015年初新的動保法出爐,其中「零安樂」將在2017年實施,也被稱為「十二夜條款」。Raye坦言,「當時一出來的時候大家都以為我會很開心,其實我既失望又激動,覺得是自己害了這些狗。」雖然「零安樂」出爐,但是政府並沒有完善的配套措施,許多看似「保護動物」的法條其實都有漏洞,「飼主的素質、想法都還沒有辦法支持零安樂實施,就現況來說太快了。」

▼Raye和領養的《十二夜》中的跳跳。(圖/Raye提供)

長年參與動保的藝人譚艾珍當天也現身說法,她說自己聽到這個法令通過時相當「驚恐」,因為過去曾經見過清潔隊接獲報案抓狗就直接把一籠一籠狗堆在空地,最後演變成大狗吃小狗,當時的清潔隊不願意見到這樣的場面,卻也不知如何是好,「擔心未來收容所會不堪負荷」。

Raye也為收容所的志工抱不平,「他們每天都盡力想要把狗送出去,和牠們玩把牠們打扮成可愛的樣子,拚命拍照PO網想要送養,但難保隔幾天這隻狗狗就要安樂死了,這讓人很痛苦,而明年開始會演變成看著狗兒痛苦,卻不能安樂死,只能眼睜睜看著『無期徒刑』的狗兒越來越多,從死刑變成無期徒刑,這也許更加折磨。

▲Raye希望政府的政策是針對製造問題的「人」為首要目標,而不是狗。

相較於倉促的「零安樂」政策,Raye認為應該要提高養狗的門檻,讓不適合養狗的人沒辦法養,「目前首要的政策應該是針對製造棄養的『人』,而不是針對狗。」雖然「零安樂」政策言之過早,但她並不完全否定,「從長遠的未來50年來看,這或許是個重要的里程碑。」希望能藉由紀錄片、講座等方式在這一年內加速對人們的觀念和教育,來減輕2017(年)零安樂帶來的衝突。

紀錄片《第十三日 眾生平等》將在3月10日首映,以「企業包場」的方式放映,阿原品牌創辦人江榮原希望藉由企業的接力讓更多人重視動保。Raye也說,其實有很多愛狗的人不敢看《十二夜》,而《第十三日 眾生平等》表達方式與《十二夜》不同,或許能更加沒有負擔地理解流浪動物的故事。

▲▼由阿原籌拍的《第十三日 眾生平等》緣起是高媽媽狗園的故事。(圖/阿原提供)

關鍵字: 零安樂十二夜條款阿原肥皂江榮原Raye第十三日 眾生平等十二夜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過年不收紅包!只收妳這寶包 幹話搭訕開春第一撩男女通吃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新影片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